• 财讯网
  • 主页 > 科技 > 正文

    21岁女孩整容期间意外死亡,闺蜜称医院当晚曾试图隐瞒

    2020-10-15 10:31:48  |  来源:  |  编辑:  |  

    据扬子晚报紫牛新闻,2020年10月3日,21岁的徐州睢宁女孩小娇(化名)前往常州瑶瑶慕妍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,花费十余万做隆胸手术、隆鼻手术及M唇手术。手术发生意外,小娇死在了手术台上。

    上述报道称,10月6日,网名为“洋洋_36”的网友在常州本地论坛上发帖曝光了此事,发帖人称,她的闺蜜死在了手术台上,但整形医院却在敷衍和推卸责任。

    10月9日,常州卫健委有关部门向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披露,手术死亡事件发生前,常州慕妍医疗整形今年已有两次行政处罚记录。至于网帖反映的情况,卫健部门表示,该医疗机构向监管部门解释称是因为忙于抢救,工作疏忽造成了死者闺蜜的不理解。

    上述报道提到,10月10日,该医疗整形机构称“根本不知道这事”,还表示,“网帖是在诽谤,已经请了律师要追究发帖人的法律责任。”

    10月14日,小娇的闺蜜在“第一人称voice”栏目发声。她说:我发帖的初衷是觉得,这家医院已经两次被检查而且处罚了,还在使用麻药,还在开,它这不是在拿人命开玩笑吗?这种医院一点医品都没有,还能称为是医院吗?现在慕妍机构说我是诽谤,是同行诋毁,是造谣,想得到赔偿,这都是扯淡。如果它后期继续诬陷我的话,我也会考虑找律师维护我的权利。

    以下是女孩闺蜜在“第一人称voice”栏目的发声:

    大家好,我是整容期间意外身亡女孩的闺蜜,应“第一人称voice”栏目的邀请,讲述这件事情的经历。

    手术当天是我陪她一起去的。手术之前院方并没有说明和告知,手术中途可能存在的风险,只让在几张纸上签了字,大概内容是关于术后恢复的风险,并没有人和我们讲手术中途会发生的事,现在整形的人这么多,我也没有想到这种事情会发生在她身上。

    10月3日下午一点左右,小娇进入手术室,在这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。当时院方有一位接待的男孩,我之后也是一直向他询问手术的进度。

    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,我问他怎么还没出来,他说快了,正在做鼻头。差不多也是十点左右,我因为等待时间太长,心里不安,去了手术室门口,看到有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抬着担架,还有警察一起进入手术室,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,当时一旁有穿着便服的护士,我看她正在指挥警察,说什么“人在手术室”,就去问她,小娇什么时候能出来,她给我的回答是“你先去病房等,她马上就出来了,她手术马上结束了,你先回病房等。”

    我当时也没有想那么多,因为我觉得如果真的出事,医院应该会告诉陪同人员,就算家属不在,也应该会通知我。所以我就直接去了病房里面等,大概到夜里十二点多,我觉得事情不对劲,就去打电话给之前那个接待我们的男生,一开始的时候电话还响两声,过五分钟再打就打不通了,应该是他把我的电话挂了。

    后来我按了护士铃,也没有人来,我就一直在大厅走廊里等,当时我觉得很奇怪,因为按照依医院介绍,晚上是有护士值班的,但我找了整栋楼,从一楼到二楼来回了好几趟,都是没有人。从手术室门口看,里面是灯是亮着的,外面灯是关着的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,人在不在里面,所以我也没有敢直接报警,怕有误会,要是人还在里面手术我就报了警,就挺尴尬的。

    到了夜里两点左右,我觉得这个事情好像超乎我的想象了,我就报了警。我打给河海派出所,一开始他并没有告诉我人已经去世了,而是问了我和她是什么关系,我说是她闺蜜,他就让我过去做个笔录。等我到警察局的时候,才和我说人已经去世了,我问她人在哪儿呢?警察说人已经在殡仪馆了。那时候派出所也没有院方的人,我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就没有看到医生护士,按照平时白天大概是会有十几名医生、护士在的,但当天晚上在值班的医生和护士都没有。

    小娇之前有过美容的经历,她第一次整容大约是两三年前,在美贝尔做了鼻部整形。关于这次整形,小娇思考了一段时间。之前去上海看了一些医院,后来是觉得常州比较近,也方便我照顾她,所以选择了这里的医院。一开始还是选的美贝尔,当时押金都已经交了5000,后来因为她还是对之前在这里整形的结果不满意,同时又有朋友萍姐的介绍,就去了这家慕妍医疗美容。

    这次整形小娇的家人之前不知情,她是向朋友借了约八万元,其中我借给她五千。其实之前我就并不看好这个地方,我是劝她去大医院做,就算手术出了什么风险,它至少抢救比较及时,慕妍这家是去年才开的,医院也压下了之前关于自己负面的消息,我也是这次事件之后才知道它没有全麻资质,之前被处罚过两次,我通过网络搜索并没有看到相关消息。我在9月20日前后,陪小娇去了这家医院,她大概考虑了十天左右,去那里做了手术。

    小娇的父母是4号早晨,派出所给打了电话,才知道这件事。4号白天的时候,我把小娇的电话卡插在我手机上,才联系上她的大哥和二哥。她的父母知道这件事后,就希望把它尽快处理好,当时答应我,作为朋友可以去送小娇最后一程,从那天过后到现在,就把我的微信拉黑了,也不联系我了。

    我在网上第一次发帖的时候并不知道,院方和小娇父母调解、签订补偿协议的事,后来知道了他们签了协议后,小娇家人来和我说,让我不要闹了、不要曝光这件事情了,说会把小娇借我的5000块钱还给我。我说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,我是想给她讨回公道,因为这个医院之前没有说过自己没有全麻资质,小娇出事的整个过程中也一直在隐瞒我,所以我非常生气。因为最后没有做尸检,所以我也不敢定论死因是什么。

    我发帖的初衷是觉得,这家医院已经两次被检查而且处罚了,还在使用麻药,还在开,它这不是在拿人命开玩笑吗?这种医院一点医品都没有,还能称为是医院吗?现在慕妍机构说我是诽谤,是同行诋毁,是造谣,想得到赔偿,这都是扯淡。如果它后期继续诬陷我的话,我也会考虑找律师维护我的权利。

    上一篇:胡锡进:该让这个美国帮凶吃点苦头了    下一篇:最后一页